自從辦公室為了另一個project新加入五十名contract attorney後,整間辦公室開始秩序大亂。除了小黛的supervisor因為同樣面積的辦公室增加了五十人,且新加入的人又由別的supervisor管轄感到annoyed外,大家一起共用的廚房、廁所、飲水機等更是愈形髒亂。尤其是小黛無聊時上網用的電腦因為人數增加的關係,上網的時間從每人每次限時15分鐘縮短成5分鐘。小黛好不容易搶到電腦上網時,總因為感覺後面排隊的人虎視眈眈地盯著小黛的電腦看,每次都只看完email後便快速離開電腦桌。

由於新加入的group跟小黛這一群old group是做不同的project,law firm放了可拉式的屏風放在辦公室中間,把兩批人馬隔開。新增的五十人中,據利害關係人觀察結果,男女比例分別是8比2,這個比例對不同的利害關係人自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聽到新來的group男多女少的情形後,坐在小黛對面的馬克跟大衛還一搭一唱意有所指地對小黛說"Tell your groupies to chill",又說"Although you are quiet about it, we all know that every guy here likes you"。小黛這才發現原來坐在對面的馬克跟大衛雖然不說,但其實凱文、Jose找小黛講話的事都看在眼裡,讓小黛很感激他們對她隱私的尊重。

在這新來的五十人中,其中一人居然是小黛第一個中文document review project中追求過小黛的大陸人W。W是個大中國主義者,霸道、自大、聽不進別人的意見,又覺得所有的老美都是笨蛋。W在追求小黛時不但有女朋友,在被小黛拒絕後還對小黛毛手毛腳,讓小黛很不舒服。W對小黛的追求好不容易在幾個月前died down,沒想到轉了一圈兩人居然又成了同事,讓小黛很鬱悶。

然而過去幾天,小黛跟Jose相處的時間似乎變多了。先是星期四時Jose的媽媽在公司樓下的Starbucks等他時,Jose把小黛介紹給他媽媽認識,結果Jose媽媽對小黛留下很好的印象。隔天小黛跟Jose一起去上New York County Lawyers' Association舉辦的continuing legal education(CLE)的課,兩人下課後又一起去Forest Hills打桌球。星期六下班時,Jose問小黛要去哪裡,小黛回說她已經有了剪頭髮的appointment,沒想到Jose居然說要陪小黛一起去,讓小黛很驚訝。根據小黛過去的經驗,Jose平常要不是有事提早下班,要不就是忙著run errand,陪小黛去剪頭髮簡直是不可能的事。結果因為週末地鐵班次減少的關係,他們等了快要半小時才等到1號地鐵,等到他們坐到28街後,已經是遲了十五分鐘。Jose陪小黛走到日本設計師的salon,確定他們還有available的設計師會take小黛才離開。小黛剪頭髮時想著Jose這會兒應該已經離開了吧,沒想到Jose傳了簡訊過來,說他決定留下來,坐在salon對面的椅子上一邊準備GMAT的數學題目一邊等小黛。結果這一等就是兩個小時,小黛燙完頭髮走出salon時已經是晚上九點,看到Jose還在,小黛一整個的驚訝。Jose送小黛回家,在門口正要道別時,一陣風吹來把小黛額前新燙的瀏海吹亂,Jose伸出手來把小黛的瀏海順了一下,並告訴小黛"You are definitely someone who I want to spend time with, and I will miss you....very much"才轉身離開。小黛覺得Jose這天的表現比平常還要多一點,雖然小黛還是搞不清楚Jose究竟想要幹嘛,但她並不想追問他。沒想到第二天上班因為W跑來搗亂讓小黛和Jose被迫討論了兩人之間的問題....

Debo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