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次的懷孕,也是有很多心路歷程和挫折的。

小寶到了三歲的時候,大概是看到幼兒園班上同學都有手足,澳洲的很多朋友們也都陸陸續續生下第二胎,小寶就時常問我可不可以也生一個貝比給他,然後時常自己扮演媽媽的角色,今天從肚子取出熊貓,明天從肚子取出penguin之類的。也是這個時候,讓我跟H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給小寶生個弟弟妹妹?

雖然我自己是覺得小寶多了弟弟妹妹後,兩個人也不見得會玩的起來,成為很親的手足,但是看到小寶聰明又可愛的樣子,心裡的確動著想要有第二個小寶的念頭。而且重要的是,再不生我就快要變成四十歲的高齡產婦了(是說我在懷小寶的時候就已經是高齡產婦了)!但是我其實是個很怕痛的人,我不但對於上一次生產的可怕過程心有餘悸,餵奶的時候三天兩頭塞奶然後還得了乳腺炎的過程也讓我卻步。而H在我上次懷小寶的時候對我的種種不體貼行為又像錄影帶一樣重新播放在我腦中。H不但不幫我提重物----說是已經跟朋友約了打魔獸,所以讓我自己扛著琵琶走在雪地裡去團練;不幫我按摩----還得先幫少爺按摩然後再伺機問可以輪到我了嗎?不幫我拉門----讓門多次反彈到我肚子上;跟朋友約在餐廳吃飯,H開心地跟朋友邊走邊聊,我則一個人挺著肚子走在樓梯最後面。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小寶剛生下來第三天,當我被石頭奶折磨,接著用擠奶器又不慎把自己的胸部弄傷痛到很想一頭撞死,哭著跟H抱怨我不想擠奶的時候,H撇撇嘴:「那就不要擠讓你胸部一直脹好了。」當時聽了只想一棒打死他。

基於以上理由,雖然H表示希望能有另一個小孩(還指定要女生),並且發誓他會痛改前非只差沒有白紙黑字,但我自己還不是很確定,牛牽到北京難道就變成羊了嗎?如果H還是得一天到晚長期出差的話,我一個人又要怎麼handle兩寶?看到周圍的二寶媽出門的時候招呼了大的還要忙著小的,有時候實在慶幸還好我只有一寶要照顧。只是隨著年紀愈來愈大,除了小寶在家看起來真的很無聊一天到晚來吵我以外,也真的很怕自己到時候要生就生不出來了,所以也就想要開始認真起來。只是從去年開始,我的月經出現變化:除了月經以外,在月經與月經之間還有不正常出血!

在澳洲照了多次超音波又被GP refer給婦產科醫生後,婦產科醫生判斷我長了cyst,直接就要幫我排開刀的時間了。因為我很怕痛,所以當時只使出拖延戰術,說我再想看看。醫生沒有多說什麼,只說如果有天一直無法懷孕的話就要回來找他開刀。回台灣後我又看了台大醫院醫生,醫生雖然說水瘤對懷孕不會有影響,不需要開刀,只是因為我時常出血,出血和月經傻傻分不清楚,也就無法算出排卵期,所以就給我表格叫我每天量基礎體溫。於是我先是在買了驗尿試紙,測了兩個月結果都沒驗到排卵日後,就開始了每天一早起來量體溫+吃排卵藥的生活(因為我在臺灣只看了兩次醫生,所以只拿到兩個月的排卵藥)。But,連月經跟出血都分不清楚的人,排卵藥是應該什麼時候吃啊?

有量過婦女基礎體溫的人知道,基本上溫度計要放在枕頭旁邊,早上一睜眼第一件事就是手伸過去拿體溫計,不能有太大的動作以免影響體溫,所以其實給人很大的心理壓力,因為有小孩的人都知道,早上往往都是被小孩叫醒的,常常等到想起來的時候早就已經抱了小孩或者幫小孩準備早餐了。後來又有朋友介紹測口水的方法----每天早上起床吃東西前,先把口水抹在小顯微鏡鏡片上,靜置十分鐘等口水乾後用另一端的顯微鏡觀察。如果顯示出一個一個的小圓圈(pebble),就代表不是fertile。如果出現蕨類形狀(fern),就代表fertile。於是我每天早上起床後先是測體溫,然後接著測口水(真是好忙!) 然後把體溫和口水交叉比對,理論上體溫最高的時候跟口水呈現蕨類狀的時候就代表排卵日,但是實際上比對的結果經常得到不同的結論,讓人無所適從!直到後來朋友提醒,說是可以觀察白帶----於是我除了測體溫和口水外,又多加了白帶觀察法,外加一罐調經期的Thomsons One-a-Day vitex 1000。這麼累人的事我都做了,結果當我好不容易看到白帶和口水呈蕨類狀同時出現時,跟H提醒了幾次”today is the day"之後,到了晚上H竟然說他很累要睡覺了!氣得我第二天碎念了超久....是說我為了懷孕每天量這量那的,還要在表格上做記錄,而男人能夠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之後女人從懷孕到生產都沒有他的事,然後竟然連這麼簡單的事都不肯配合是怎樣!!!要知道女人的排卵日一個月只有一次!錯過了這個月就要等下個月!即使有月經,也有可能沒有每個月都排卵!!而且當初不是你希望我再生一個的嗎!!!

錯過了懷孕黃金時期後沒多久,又到了H要出差的日子,而且這次一出差就是超過一個月!說真的,像H這種一年裡面有半年都在出差+我不正常出血+高齡產婦,好不容易測到排卵日結果有人不肯配合的狀態下,能夠懷孕那才有鬼呢!萬念俱灰之下,H前腳一出差,我後腳就把體溫計和測口水的機器和該死的記錄表格通通塞到抽屜角落,詛咒著我再也不碰這些東西了!男主角都不在了,我量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是要幹麻!

所以說當我連續兩個星期覺得肚子不舒服,而這個不舒服的感覺既不是月經也不是一般肚子痛的時候,我一邊覺得這應該是懷孕了吧,但又一邊覺得不可能。剛開始我只是以開玩笑的口吻跟H說「我肚子裡已經有你的種了」,或者「剛剛嚇得我肚子裡的孩子差點掉出來」之類的,後來當“我的肚子不像是我自己的肚子”的感覺愈來愈強烈,我再也忍受不了,也不管驗孕棒得要在月經該來而沒有來的第一天之後測驗才準(事實上因為我放棄紀錄體溫和口水之後,連月經什麼時候來都沒記錄了,所以連上次月經什麼時候來都不知道),趕快躲到廁所驗尿,結果說明書上明明說驗尿後要等十分鐘才會看到結果,我的驗孕棒竟然在十秒鐘內馬上就出現了兩條線.....我不敢相信地在說明書和驗孕棒中間來回對照,經過再三確認後我終於認識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我真的懷孕了!!當時心裡快速閃過很多念頭,一方面想著『哈,我就知道!』『終於成功了耶!可以不用再試了』,另一面則想著『我的天,這一切的一切又要重來一遍了!』。於是在害怕之中,我看著驗孕棒的兩條線流下了恐懼的淚水....

IMG_1929.JPG

小寶拍的兩條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borah 的頭像
Deborah

想飛 I WANT TO FLY

Debo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